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革要闻

民革云南省委调研课题在三农和法制领域有了新角度 植物新品种助推乡村振兴

时间:2019/9/24 17:15:13|点击数:

云南是中国植物种类最多的省份,享有“植物王国”的美誉,但植物新品种申请量仅排在全国第12位,与发达省份相比还存在差距,如何破解这个困局?今年年初,民革云南省委发挥在“三农”和社会法制领域的优势,将《植物新品种对云南特色农业战略支撑作用调研》列为2019年参政议政调研课题。9月16到17日,课题组一行六人到云南省农业农村厅、省林业和草原局、省卫生健康委员会进行调研,了解植物新品种在我省农业、林业、花卉、中药材等行业的推广情况,在立法、投资、推广、出口创汇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和困难,试图提出可行性的对策和建议。

植物新品种

可以带来经济利益的知识产权

民革党员、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研究员章成君的另一个头衔是中国野生植物保护协会植物新品种分会常务理事,长期从事植物新品种研究工作,是该课题的课题组长。章成君介绍,植物新品种保护是知识产权的一种保护形式,经过人工培育的或者对发现的野生植物加以开发,具备新颖性、特异性、一致性和稳定性,并有适当命名的植物品种就称为植物新品种。中国加入WTO后,必须遵循TRIPS协议有关植物新品种保护原则。

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桂大萍解释说,植物物种本身不受知识产权保护,但经过人工驯化,比较稳定后就成为了潜在的植物新品种。比如,你野外发现了一株兰花,拿回家种植,繁育出一系列高矮、花色、大小差不多的兰花,经过DUS测试并通过评审后,就可以称为植物新品种了。这些培育技术不单单科研院所掌握,很多公司企业、种植合作社、甚至个人都可以掌握并开展申请,但现阶段,很多人还不知道这个概念,缺乏申请植物新品种的意识。

植物新品种涉及知识产权保护等法律问题,民革省直属法律支部主委洪素恒律师擅长知识产权领域的法律事务,也是课题组成员。他介绍:《民法总则》将植物新品种权列为知识产权的重要内容,《种子法》对植物新品种行政执法作出较为明确规定,这些都为植物新品种保护提供法律依据。知识产权是一种排他性的权利,好比每一首音乐都涉及版权,你在KTV点歌,在网上下载音乐,其实都要付费。同理,你种了植物育种工作人员研发的植物新品种,也应该为每一棵植物付费获得授权。一旦植物新品种保护的意识深入人心,大规模推广种植某种经济价值很高的新品种权作物,植物新品种权拥有者将获得巨大的经济利益。

保护困境

立法滞后执法难审判力量弱

1998年,云南省为配合“中国99昆明世界园艺博览会”举行,通过了《云南省园艺植物新品种注册保护条例》,旨在保护园艺植物新品种注册登记人的合法权益,鼓励培育、引进和使用园艺植物新品种。有了地方法规的保驾护航,云南花卉行业全国领先,花卉的植物新品种申请量全国第一。“这个地方立法已经过了二十年,好多条款到今天已经不适用了。到底要全国一盘棋,还是保留云南特色的试验田,国家上级部门领导及相关专家还存在争议。”云南省林业和草原局政法处王清丽说。

云南省农业农村厅种业管理处处长史琳介绍,农业农村厅积极推进农业植物新品种注册登记工作,截至2019年8月31日,我省有近1100个农业植物品种提出品种权申请,申请量排在全国第12位。2016年至今,云南省农业农村厅先后接到4起品种侵权案件的举报投诉,通过这些侵权案件的查处,有效保护了品种选育者的权益,震慑了品种侵权者。

从农业农村厅公布的数字来看,云南的品种侵权案例才4起,好像侵权行为不是太严重。事实上,未经授权,偷偷种植别人品种权保护植物的侵权行为是普遍存在的,只是维权之路太艰难,只好不了了之。史琳说,一是取证难,农作物种植和种子生产经营活动的季节性很强,缺少证明的基础数据库;二是维权诉讼程序复杂,品种侵权案件要有指定的省中级以上法院审理,路途远,成本高,育种专家没有时间和精力;三是赔偿标准不一,植物新品种的保护规定中没有规定有关品种保护的法定赔偿金额,不同地区的法院在处理相似案件的侵权纠纷时,判决的赔偿额可能有惊人的差异。

洪素恒说,昆明中级人民法院一年处理的知识产权案件屈指可数,知识产权司法审判力量比较弱,包括植物新品种权在内的知识产权案件专业性较强,司法人员并不具备植物新品种基础知识和研发经验。倘若植物新品种纠纷直接交由司法机关处理,无法充分保障诉讼当事人合法诉求,也导致了申请植物新品种权积极性不高。

发挥更大作用

培育药食同源新品种有市场潜力

文山三七、滇东北天麻、铁皮石斛、滇重楼……很多中药材说到底也是一种植物。近年来,云南生物医药和大健康产业规模稳步增长,植物新品种在市场上大有可为。

“日常诊疗过程中,我有一个感受:现在云南中药材种植规模和产量上去了,但品质有所下降,疗效不大好。”在省卫健委的调研座谈会上,一名省中医院的医生如是说。

在章成君看来,研发和推广植物新品种是可以提高中药材品质的重要途径。“植物新品种可以从源头上把控中草药的品质。理论上来讲,道地中药材的概念也是可以变迁的。通俗的认为,道地药材就是指在一特定自然条件和生态环境的区域内所产的药材,并且生产较为集中,具有一定的栽培技术和采收加工方法,质优效佳,为中医临床所公认。道地药材是一种统称,从产业的角度看,主要讲的是低成本高质量的生产中药材。因为植物新品种权的授予,需要经过严格的DUS测试审查及现场专家的判断,如果多个气候带的测试数据均表明,该中草药新品种在很多地区都能推广种植,且品质和疗效都能保持稳定,则将极大的协助建立中草药品质和产量的平衡。”

云南中医中药研究院副院长赵远建议,植物新品种研发需要长期规划,突出云南民族中医药特色,进一步加大科研投入,提升自主创新能力,建立产学研一体化运行机制。

省卫健委食品处参会同志建议药食同源品类优先开展中药材植物新品种研究的概念让调研组成员眼前一亮。“是药三分毒”,中草药在服用过程中严格限制用量,而如大枣、山楂、枸杞等“药食同源”则是既可以药用又可以食用,在食品生产过程中添加这类中药材,保健功效能成为卖点,市场需求大大增加。“植物新品种研发中,可以重点关注国家卫健委公布的药食同源目录,有针对性的培育有市场潜力的新品种。”章成君建议。

章成君说,以植物新品种权保护为抓手,加强农业、林业、中药材等领域知识产权创造、应用与保护,是积极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在三农领域的重要探索,同时也是乡村振兴的重要抓手,是增强农业国际竞争力的重要手段。现在各方探讨中国加入UPOV公约91文本的呼声日益加强,这对中国来说既是挑战,也是机遇。引导我国植物新品种“走出去”需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政府相关部门应如何为培育植物新品种提供更便捷、高效的服务,激发植物品种创新的生机和活力,引领民族种业国际化,赢得国际农产品贸易主动权都是在课题调研中需要思考和解决的问题。

本文来源:调研处 作者:普嘉